强国社区>> 强国论坛
铁皮石斛花 发表于  2021-05-04 15:11:16 3855字 ( 2/605)

越来越多青年人在创新一线“冒尖”

“80”顶上“90”登场 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

越来越多青年人在创新一线“冒尖”


  《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》显示,我国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在科技创新的第一线“冒尖”。“80”顶上、“90”登场,一支支青年队伍如同奔涌的浪潮,正汇入大国创新的海洋。


  ■9成以上硕博平均年龄30


  技术团队不负青春就要拼


  这是一支高规格的百人科研团队,90%以上的成员是博士和硕士;这又是一支如此年轻的团队,平均年龄30岁。正是这群青年人,肩负着实现核心芯片自主保障的使命。他们是中国电科国基北方第三代半导体技术团队,为我国载人航天、北斗导航、5G通讯等重大工程打造芯片配套。


  团队骨干成员、“85后”的房玉龙爱爬山,参加工作10年来,他也一直在攀登一座特别的山——碳化硅、氮化镓第三代半导体技术高峰。房玉龙喜欢用爬山比喻做科研:“越到关键时候,越是难受,咬牙顶过去了,就能上一个很大的台阶。”


  科技成果从实验室到产业化,中间横亘着大量的工程难题。早期实验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波动,在产业化阶段都会呈几何倍数放大。


  碳化硅衬底是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的基础支撑,国产衬底产量、性能迟迟不能满足要求,房玉龙主动找国产衬底生产商沟通,组建联合攻关团队,科学规划牵引方案,通过上下游充分迭代,拉动实现了国产碳化硅衬底的质量、产量双重提升。“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年轻就要拼!我们作为科研人员,更要把个人命运融入国家发展,用过硬的技术打造出国之重器,不负时代,不负青春。”房玉龙说。


  如今,团队建成了先进的化合物半导体工艺线,典型货架产品与国际一流公司水平相当,每年为各类重大装备提供几百万只核心芯片,提高了核心芯片的自主保障能力,有力支撑了装备现代化。


  ■5年安装18台望远镜


  姑娘在高原“死磕”到底


  四川稻城海子山,离天很近的地方。千余个冰川湖泊与雪山交相辉映,旖旎风光引人入胜。


  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(LHAASO)就建在这里,将探索高能宇宙线起源,并开展相关的高能辐射、天体演化、暗物质分布等基础研究。


  要让观测站“睁开眼睛”,需要安装由数千个不同类型探测器组成的探测阵列。对于LHAASO青年安装团队来说,这意味着连续好几年与4410米的海拔、几乎只有平原一半的含氧量和多变的天气做伴。“这里很美也很残酷。”团队成员耿利斯说。


  耿利斯和杨明洁一起负责其中望远镜阵列的研制和安装调试,系统问题陆续暴露,常常要加班到深夜;现场安装时又要与大风和寒冷搏斗,往往操作完成后,人也冻僵了。回忆往事,杨明洁颇有苦中作乐的好心态:“每当风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个‘弱不禁风’的女子。但我们有一个共识: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,只要‘死磕’到底。”


  忍着寒风飞雪、低温缺氧,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们一遍遍测试望远镜的各项性能,仔细检查每个部位的运行情况,记录测试数值。静谧美丽又“不近人情”的青藏高原,留下过杨明洁和耿利斯两个年轻姑娘互相拥抱取暖的身影。


  5年时光仿佛转瞬。当18台望远镜全部完成结构安装,静立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仰观苍穹的时候,这场景让耿利斯看入神了。LHAASO已整体进入验收期,不久的将来,一台台探测器将在高原上接收来自遥远神秘宇宙的信息。


  ■交接棒从80后交给90后


  “梦之队”于毫发之间求精


  在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公司有一个零件加工创新攻坚的“梦之队”。这就是文墨班。成立8年来,文墨班攻关课题20余项、协调改进工艺问题40余项,拥有12项国家专利,平均年龄却只有30岁。领头人方文墨,今年也不过才37岁,26岁时成为本工种最年轻的全国钳工冠军,29岁时成为集团最年轻的首席技能专家。


  航空工业因为产品特殊性,精度要求往往超过机械加工极限,方文墨用手工精密锉削的方法创造了“文墨精度”,成就了航空领域的技能技术标准。2018年,他又把精度提高到0.00068毫米,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约一百二十五分之一。在方文墨的言传身教下,文墨班成员个个刻苦钻研、磨炼技能,多次获得全国和省级钳工冠军。钳工技能的交接棒从“80”后交到了“90”后手中,文墨班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冠军摇篮”。


  赵宇,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六九九厂精密制造事业部操作工,为让导弹打得更准,他练就把握微米之差。在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加工之余,赵宇创新的一系列工艺方法,解决了航天零件易变形、精度高等加工难题,提高生产效率70%以上。 据新华社


  来源:北京晚报

闲勤 发表于  2021-05-04 15:34:51 23字 ( 0/91)

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创新是青年人的舞台。

“80”顶上“90”登场 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

越来越多青年人在创新一线“冒尖”


  《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》显示,我国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在科技创新的第一线“冒尖”。“80”顶上、“90”登场,一支支青年队伍如同奔涌的浪潮,正汇入大国创新的海洋。


  ■9成以上硕博平均年龄30


  技术团队不负青春就要拼


  这是一支高规格的百人科研团队,90%以上的成员是博士和硕士;这又是一支如此年轻的团队,平均年龄30岁。正是这群青年人,肩负着实现核心芯片自主保障的使命。他们是中国电科国基北方第三代半导体技术团队,为我国载人航天、北斗导航、5G通讯等重大工程打造芯片配套。


  团队骨干成员、“85后”的房玉龙爱爬山,参加工作10年来,他也一直在攀登一座特别的山——碳化硅、氮化镓第三代半导体技术高峰。房玉龙喜欢用爬山比喻做科研:“越到关键时候,越是难受,咬牙顶过去了,就能上一个很大的台阶。”


  科技成果从实验室到产业化,中间横亘着大量的工程难题。早期实验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波动,在产业化阶段都会呈几何倍数放大。


  碳化硅衬底是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的基础支撑,国产衬底产量、性能迟迟不能满足要求,房玉龙主动找国产衬底生产商沟通,组建联合攻关团队,科学规划牵引方案,通过上下游充分迭代,拉动实现了国产碳化硅衬底的质量、产量双重提升。“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年轻就要拼!我们作为科研人员,更要把个人命运融入国家发展,用过硬的技术打造出国之重器,不负时代,不负青春。”房玉龙说。


  如今,团队建成了先进的化合物半导体工艺线,典型货架产品与国际一流公司水平相当,每年为各类重大装备提供几百万只核心芯片,提高了核心芯片的自主保障能力,有力支撑了装备现代化。


  ■5年安装18台望远镜


  姑娘在高原“死磕”到底


  四川稻城海子山,离天很近的地方。千余个冰川湖泊与雪山交相辉映,旖旎风光引人入胜。


  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(LHAASO)就建在这里,将探索高能宇宙线起源,并开展相关的高能辐射、天体演化、暗物质分布等基础研究。


  要让观测站“睁开眼睛”,需要安装由数千个不同类型探测器组成的探测阵列。对于LHAASO青年安装团队来说,这意味着连续好几年与4410米的海拔、几乎只有平原一半的含氧量和多变的天气做伴。“这里很美也很残酷。”团队成员耿利斯说。


  耿利斯和杨明洁一起负责其中望远镜阵列的研制和安装调试,系统问题陆续暴露,常常要加班到深夜;现场安装时又要与大风和寒冷搏斗,往往操作完成后,人也冻僵了。回忆往事,杨明洁颇有苦中作乐的好心态:“每当风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个‘弱不禁风’的女子。但我们有一个共识: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,只要‘死磕’到底。”


  忍着寒风飞雪、低温缺氧,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们一遍遍测试望远镜的各项性能,仔细检查每个部位的运行情况,记录测试数值。静谧美丽又“不近人情”的青藏高原,留下过杨明洁和耿利斯两个年轻姑娘互相拥抱取暖的身影。


  5年时光仿佛转瞬。当18台望远镜全部完成结构安装,静立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仰观苍穹的时候,这场景让耿利斯看入神了。LHAASO已整体进入验收期,不久的将来,一台台探测器将在高原上接收来自遥远神秘宇宙的信息。


  ■交接棒从80后交给90后


  “梦之队”于毫发之间求精


  在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公司有一个零件加工创新攻坚的“梦之队”。这就是文墨班。成立8年来,文墨班攻关课题20余项、协调改进工艺问题40余项,拥有12项国家专利,平均年龄却只有30岁。领头人方文墨,今年也不过才37岁,26岁时成为本工种最年轻的全国钳工冠军,29岁时成为集团最年轻的首席技能专家。


  航空工业因为产品特殊性,精度要求往往超过机械加工极限,方文墨用手工精密锉削的方法创造了“文墨精度”,成就了航空领域的技能技术标准。2018年,他又把精度提高到0.00068毫米,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约一百二十五分之一。在方文墨的言传身教下,文墨班成员个个刻苦钻研、磨炼技能,多次获得全国和省级钳工冠军。钳工技能的交接棒从“80”后交到了“90”后手中,文墨班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冠军摇篮”。


  赵宇,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六九九厂精密制造事业部操作工,为让导弹打得更准,他练就把握微米之差。在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加工之余,赵宇创新的一系列工艺方法,解决了航天零件易变形、精度高等加工难题,提高生产效率70%以上。 据新华社


  来源:北京晚报

亚洲和平 发表于  2021-05-04 15:29:43 20字 ( 0/93)

奋斗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,依旧能绽放光彩。

“80”顶上“90”登场 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

越来越多青年人在创新一线“冒尖”


  《中国科技人才发展报告》显示,我国科技人才队伍年龄结构更趋年轻化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在科技创新的第一线“冒尖”。“80”顶上、“90”登场,一支支青年队伍如同奔涌的浪潮,正汇入大国创新的海洋。


  ■9成以上硕博平均年龄30


  技术团队不负青春就要拼


  这是一支高规格的百人科研团队,90%以上的成员是博士和硕士;这又是一支如此年轻的团队,平均年龄30岁。正是这群青年人,肩负着实现核心芯片自主保障的使命。他们是中国电科国基北方第三代半导体技术团队,为我国载人航天、北斗导航、5G通讯等重大工程打造芯片配套。


  团队骨干成员、“85后”的房玉龙爱爬山,参加工作10年来,他也一直在攀登一座特别的山——碳化硅、氮化镓第三代半导体技术高峰。房玉龙喜欢用爬山比喻做科研:“越到关键时候,越是难受,咬牙顶过去了,就能上一个很大的台阶。”


  科技成果从实验室到产业化,中间横亘着大量的工程难题。早期实验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波动,在产业化阶段都会呈几何倍数放大。


  碳化硅衬底是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的基础支撑,国产衬底产量、性能迟迟不能满足要求,房玉龙主动找国产衬底生产商沟通,组建联合攻关团队,科学规划牵引方案,通过上下游充分迭代,拉动实现了国产碳化硅衬底的质量、产量双重提升。“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年轻就要拼!我们作为科研人员,更要把个人命运融入国家发展,用过硬的技术打造出国之重器,不负时代,不负青春。”房玉龙说。


  如今,团队建成了先进的化合物半导体工艺线,典型货架产品与国际一流公司水平相当,每年为各类重大装备提供几百万只核心芯片,提高了核心芯片的自主保障能力,有力支撑了装备现代化。


  ■5年安装18台望远镜


  姑娘在高原“死磕”到底


  四川稻城海子山,离天很近的地方。千余个冰川湖泊与雪山交相辉映,旖旎风光引人入胜。


  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(LHAASO)就建在这里,将探索高能宇宙线起源,并开展相关的高能辐射、天体演化、暗物质分布等基础研究。


  要让观测站“睁开眼睛”,需要安装由数千个不同类型探测器组成的探测阵列。对于LHAASO青年安装团队来说,这意味着连续好几年与4410米的海拔、几乎只有平原一半的含氧量和多变的天气做伴。“这里很美也很残酷。”团队成员耿利斯说。


  耿利斯和杨明洁一起负责其中望远镜阵列的研制和安装调试,系统问题陆续暴露,常常要加班到深夜;现场安装时又要与大风和寒冷搏斗,往往操作完成后,人也冻僵了。回忆往事,杨明洁颇有苦中作乐的好心态:“每当风起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个‘弱不禁风’的女子。但我们有一个共识: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,只要‘死磕’到底。”


  忍着寒风飞雪、低温缺氧,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们一遍遍测试望远镜的各项性能,仔细检查每个部位的运行情况,记录测试数值。静谧美丽又“不近人情”的青藏高原,留下过杨明洁和耿利斯两个年轻姑娘互相拥抱取暖的身影。


  5年时光仿佛转瞬。当18台望远镜全部完成结构安装,静立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仰观苍穹的时候,这场景让耿利斯看入神了。LHAASO已整体进入验收期,不久的将来,一台台探测器将在高原上接收来自遥远神秘宇宙的信息。


  ■交接棒从80后交给90后


  “梦之队”于毫发之间求精


  在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公司有一个零件加工创新攻坚的“梦之队”。这就是文墨班。成立8年来,文墨班攻关课题20余项、协调改进工艺问题40余项,拥有12项国家专利,平均年龄却只有30岁。领头人方文墨,今年也不过才37岁,26岁时成为本工种最年轻的全国钳工冠军,29岁时成为集团最年轻的首席技能专家。


  航空工业因为产品特殊性,精度要求往往超过机械加工极限,方文墨用手工精密锉削的方法创造了“文墨精度”,成就了航空领域的技能技术标准。2018年,他又把精度提高到0.00068毫米,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约一百二十五分之一。在方文墨的言传身教下,文墨班成员个个刻苦钻研、磨炼技能,多次获得全国和省级钳工冠军。钳工技能的交接棒从“80”后交到了“90”后手中,文墨班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冠军摇篮”。


  赵宇,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六九九厂精密制造事业部操作工,为让导弹打得更准,他练就把握微米之差。在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加工之余,赵宇创新的一系列工艺方法,解决了航天零件易变形、精度高等加工难题,提高生产效率70%以上。 据新华社


  来源:北京晚报

1 页号:1/1 到第 页 
  查看完整版本:相关论坛内容